一封书信

博雅视角,不喜勿扰。


尊敬的大天狗殿:


日安。


您来信询问我鬼切的事宜,实在令我有些惶恐。我明白您对他的作品很有兴趣,事实上,谁不会呢?可是我并没有办法亲自向您引荐他,也无法提供他任何的联系方式。如果您能原谅我的无礼,那我将向您说明我无法这样做的原因。


您瞧,源氏一直醉心艺术。不是我自夸,这个国家里除了最尊贵的殿下您的家族之外,很难有收藏品能与源氏比肩的家族了。我的兄长源赖光自接受家主的重任开始,便没有放弃过对高雅艺术的追求。与我这个家族中的闲人相比,家主日常事务繁杂,责任重大,整个家族的荣光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偶尔我们也会开开玩笑,赖光年纪轻轻便有了白发。虽然我比他小了...

皮格马利翁

非主流光切,介意者右叉谢谢。

童子切拉开车门后,源赖光下了车。晚秋的最后一缕暮色落在他银色的长发上,霜色和服的同色刺绣上,晕出华贵的色泽,路人纷纷侧目。

这男人不年轻了,但依然引人注目。他过分英俊的五官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成熟男性的魅力。挺拔的站姿,睥睨的神情,无一不彰显着他作为上位者的身份,那也正是他显得格格不入的原因。他下车的地点,不是豪华商业区,也不是高端写字楼,而是一条破旧的旧城区小路。银灰的豪车缓缓开离了这条道路,流线型的车尾在路的尽头划出一道优雅的弧光。

“主人,就是这里。”他身后的蜘蛛切恭谨地说道。

源赖光不可置否地扫视着小路的入口。路过的居民也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吃肉这件小事part3

论体检文是如何沦为美食文的(X)        


          试餐会大获成功。除了温皇闹出的小插曲外,几乎所有人都心情愉悦,宾主尽欢。虽然千雪孤鸣看起来有些狼狈,但赤羽不会看错竞日孤鸣眼中的愉悦。就连默苍离,也没有阻止杏花君向大厨讨教茶碗蒸的配方。


        送走了客人们,赤羽迅速在店内和下属们开了短会,总结过今日的得失,便放他们...

吃肉这件小事part 2

     本章有轻微千竞杏默,量少就不打tag了。介意者请↗打叉谢谢。


   对于忙碌的人来说,时间过得飞快。周二来了,赤羽早早地来到了新店,亲自检查了店里的设施情况,也和厨师确认了食材准备。眼看时间临近,他便换上正式的和服,和其他干事来到店门口迎客。


        首先到来的是著名苗疆企业家姚明月及其女儿。这位著名的美人对赤羽的和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市场部的衣川紫便将她让到旁边,细细说起了加贺友禅和京友禅的纹样。一刻钟后,孤鸣集团董事竞日孤鸣到场,一...

吃肉这件小事

         重度ooc,加了一小段

        苗疆中心医院是苗疆综合排名第一的三甲医院。传闻大股东来自苗疆最大财团孤鸣集团。该医院在中心城区的院区拥有的绿地花园和音乐喷泉景观从一定程度上证实了这个传言。

         赤羽是在有“北竞王”之称的商业伙伴竞日孤鸣的推荐下,想要选择这家医院做员工体检的。可是他发给体检中心负责人的咨询邮件全都石沉大海,习...

元禄赤羽浪士

梦见一个温赤版的元禄赤穂事件。虽然梦醒之后几乎忘得一干二净,蓝色蝴蝶这个意象却残存在了视网膜上。游戏之作,贻笑大方。

暮色渐浓,祇园花街上燃起点点灯火。行人,游女,人群如织,热闹渐起。

“信之介,信之介,你的姓去哪里了~”

“信之介,信之介,你的刀去哪里了~”
小道上传来孩童的嬉戏声。

横川抬起头,远远望向小路尽头,只看见孩子们围着一个模糊的身影蹦跳,不由发问:“那是什么人?”

“那是信之介啊。”年幼的游女笑嘻嘻地'答道。

“这人很有名吗?”横川皱起眉头,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个名字。

游女掩口一笑,眼中波光流转:“大人从外地来,自然不知道信之介。您听说过桐山守吗?”

“啊!”横川浑身...

关于化妆

rps,傻白甜,不喜勿入。
梗来自鲸鱼访谈和小兔老师化妆照。

        下午一点,尹昉在家里接到化妆师的电话。化妆师女儿突然发烧必须送去医院挂水,暂时赶不过来。电话那头的女人连连道歉,态度诚恳。尹昉也表示了理解,并请对方不用担心,自己能搞定。

        毕竟三点钟他要参加的只是一个读书会。只是他擅长的是给自己画复杂醒目的舞台妆。去书店可不能把眼影抹成彩虹色调。尹昉一边扒拉着家里寥寥无几的化妆品,一边琢磨着要化到什么程度。

  ...

遇仙记

胡编乱造,不适点叉。

北宋元丰四年,宋军伐夏。杨家军麾下一小将顾顺,于乱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后身中数箭,与己方失散,昏厥于荒野。

不知几日后,顺醒于一舍。不知何地,不见主人。唯有疏梅陋舍,布衾竹窗。顺故创未愈,而几上有瓶,瓶中有药。顺磊落人,止取药疗伤,不动细软。

日出则遍寻山野,每获芋艿菌菇,则欣然掘之。久之,顺体渐强,乃织网捕鱼。舍对滩涂,鱼虾颇丰。顺壮士也,颇有廉颇之风,一饭数鱼而不改色。明日,几上落笺,曰:以泉赎鱼。笺边数钱,皆秦半两。字乃小篆,蜿蜒齐整。顺爱而藏之,遂设陷待兔。

未几,顺体康健。几上复落一笺,曰:伤愈,何日离山?顺不豫,对空曰:此乃待客之道乎?空中嘿然有声。顺寻...

情迷伊维亚后续

书店au

“我跟你说,他后来看了懂事儿大半小时!不是从书后面看,就是直勾勾地盯着!”庄羽眉飞色舞地跟自家男友八卦着今天的见闻,忍不住还给他表演了一下直勾勾的眼神是什么样的。

陆琛陆大夫一边开着车一边听着八卦,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个见义勇为的青年听起来很耳熟。

“你说的这人大高个,剃个平头,还长着虎牙?”

“是啊,你怎么知道他长着虎牙?那牙和他长相可不搭了!本来挺英气的嘛,就小狼狗?但是牙一露出来就是小奶狗了哈哈哈!”庄羽被自己的形容逗得乐不可支,自己在副驾上笑得打滚。

“我好像知道这人是谁了。他今天来我这儿看智齿了。”陆琛趁着红灯撸了一把庄羽的头毛,觉得手感甚好。

“什么什么,真的吗...

© 一瓣山竹 | Powered by LOFTER